七予

主zry水仙,AM,allC🌸神马冷,萌神马……

❤️❤️认真踏实,无比期待

纸上生工作室:

纸上生工作室出品,七予原著,历史向,双团花同人虐心小说,微有声读物(3)

等待第一期,感恩用心的你🙏🏼

纸上生工作室:

纸上生工作室出品,七予原著,历史向,双团花同人虐心小说,微有声读物(2)

期待我们的成果,爱你们,辛苦了么么😘😘

纸上生工作室:

纸上生工作室出品,七予原著,初瞳讲播,历史向,双团花同人小说《暮雪成川》(一)尝试版

【声明】很久不上来了,刚刚看到这个……
在此声明,我写张若昀同人这么久,没听过有人要我删去这个tag,同人再创作,也是架空早就说过了。
这是有什么事发生了?有人来检查?谁能来给我科普一下?
好,那我只能保证以后我连小霍的tag都不打了,请教一下,之前的将近一百tag我怎么删?
写了这么久,倒成了给的的抹黑了。。。
以及给我评论的这位同学是谁?

【zry48水仙乱炖】秦爸爸的糟心日常(七十三)

🌸迟到了迟到了~还有人看吗哈哈哈精打细算的老秦,剑剑下一章正式出生!
🌸送给@晴天小昀朵 辛苦的老婆,你要好好的!
🌸今年上半年会很忙,所以更得慢,但我还在啊!谢谢看文的小天使们😘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七十三、

下午五点,参加家长会的家长们陆陆续续来到学校。

秦明围着教学楼绕了一圈也没找到裴尚轩的教室。他最头疼这种长得都一样的小屋子,让人分辨不出方向。

左右总有些眼神扎在自己身上,不得已,只得找了个擦肩而过的女同学:“……请问,高三二班怎么走?”

谁知那女孩子被秦明问话之后,涨红着脸:“您是裴尚轩的爸爸吗?”

秦明因为这女孩子的反应,有些不自在,但还是礼貌地点点头。

那女孩先是一脸兴奋地捂住了嘴巴,然后清了清嗓子:“叔叔您好,我是裴尚轩的同学,我叫朱珠。”

“哦……好巧。”

女孩笑得秦明浑身不自在。

“我带您过去。”
秦明跟着朱同学绕了几个弯之后,找到了教室。秦明走进去的时候,里面零零星星坐着几个家长,剪指甲的,玩手机的,打电话的,盘珠子的,干嘛的都有。

秦明扫了一眼,衣着郑重的只有他一个。

“那边就是裴尚轩的座位。”女孩指了指最后一排角落里的一个座位。

秦明点头致谢,走到那座位上坐好。

这座位书箱里的脏乱程度和裴尚轩房间的风格如出一辙,秦明皱着眉用两根手指捏出一张团成团的面巾纸。

虽然只是这一张纸,但却打破了书箱里本来的平衡,所有的东西泥石流般从书箱里涌出来,摊了秦明一腿。

其中有半瓶脉动,两个空可乐瓶子,三根还有些粘手的冰棍棍儿,两片软了吧唧的口香糖,一根没吃完的火腿肠,一把叠得乱七八糟的雨伞,几张打着卷儿的卷子和几本掉了页的漫画书。

“行,家长应该都到齐了。”

秦明抬起头,若无其事地把腿上的东西往书箱里一推。

说话的人秦明见过,正是当初唐山海的班主任毕忠良老师。

秦明正襟危坐,一脸诚挚地看着毕老师,内心对他无比同情。不说这一个班里神头鬼脸,只自己家的小祖宗们,让他遇到俩也是委屈人家了。

毕老师拉了拉身上穿的薄呢旧式中山装,小背头梳得贼亮,他清清嗓子,面带恳切地看着在座的人:“今天叫大家来,是想请各位家长与孩子做好沟通,改变一下孩子的学习态度。以现在咱们孩子的这个成绩,估计上不了本科。”

毕老师话音刚落,那位盘珠子的家长立马叫了声“好”,好似茶馆听相声一般。

“老师,我们本来就不想考大学,您不用费心了。”一位满头挑染,打着唇洞的家长站起来,满脸不屑,“要是没事,我就走了。”

还没等毕老师的下文,有几位家长也跟着他一起出了教室。
毕老师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一缕头发也丧气地垂下来,语气颇有些凄凉:“那……其他家长还有需要沟通的问题吗?”

倒是有几位负责的家长,虽然看上去素质不高,老师说的话也未必全都听得懂,但态度积极恳切。

秦明特意等到最后一个,他刚站起来,书箱里的东西又流出来了,哗啦洒了一地。

秦明咬着下唇,从书箱里抽出几张卷子,把所有的东西都用卷子包起来,托在手里,不失风度地走到垃圾桶跟前全部扔了进去。转身来到老师面前:“毕老师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“您是?裴尚轩的父亲?”毕老师惊道,“唐山海……?”

秦明点点头:“家里两个小子让您费心了。”

毕老师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,他特意从讲桌上的一摞卷子里翻出一张:“您看看,裴尚轩的物理,全班倒数第一。严重影响了我班的平均分!”

秦明硬着头皮拿起试卷,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“5”。

毕老师情绪有些激动:“我上班二十多年,没见过这种水平的学生……实在……”

秦明努力平静着,但面上的冷是掩饰不了的:“您说吧,怎么办,我一定配合。”

“还有三个月高考啊!赶紧补补吧!”

“好!回去就办!”

“还有啊!你们做家长的是不是总是忙工作没空管孩子?”毕老师用手捋了捋大背头,一副替秦明操心的表情,“多陪陪孩子,工作放一放!”

秦明脸红到耳根,紧抿双唇点点头。

毕老师一看秦明如此虚心应承,面色也缓和不少:“对了,山海最近怎么样啊?”

“劳您费心了,已经结婚生子。”

毕老师瞠目结舌,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,最后还是不由得感叹了一句:“您也是不容易。”

秦明默然,拿着那张物理试卷与老师道别,出了门。

走道里,秦明越看那张卷子越有气,干脆直接把卷子团了擦手。

“伯父。”

身后忽然响起声音,秦明回头。

“那个,小裴需要补物理吗?”

秦明认得,这是刚刚领他进来的朱珠同学。

“是这样的,我表哥是个大学生,物理天才,已经准备报考MIT了,但是他需要兼职支付初期学费……”

秦明艰难地把手里那张废纸般的卷子展开:“这种水平的学生,也可以吗?”

“可以可以!我表哥最能驾驭小裴这种奇葩了!”



秦明并没有和裴尚轩商量,已经决定请朱珠表哥来做家庭教师。虽然他怀疑之前朱珠接近他是有目的的要把他表哥推荐过来。但是,他特意权衡一下,这个时候名师是请不来了,自己能力精力有限,只能是找个跟裴尚轩年纪相仿的家庭教师比较靠谱。

这天,外面飘起了连绵春雨。还眯在被窝里的秦明紧紧蜷缩成一团。好不容易想过个清净的周末,却被裴尚轩的事扰得心烦意乱。

从裴尚轩的试卷想到裴尚轩的大学,再想到他未来的出路,折腾的一晚上都没睡好。

朱珠那位表哥,名叫黄剑,据说是理工科高材生,准备去麻省理工深造。那么,由此可知,他的物理成绩应该是相当优秀的。

不过昨天电话联系之后,本以为大学生家教会很便宜的秦明有些失望了……黄剑不仅不便宜,还出奇的贵。

自己厚着脸皮跟小崽子讨价还价时还被怼了一句:对不起叔叔,我只卖艺不卖身,卖身倒是比较便宜,考虑一下。

秦明怕他误会自己看不上大学生的身价,不过他也不想多做解释,唯一挣回面子又不矫情的办法就是乖乖掏钱,请人家来。

又是一笔开销,秦明琢磨了半宿,打算起床之后拟一篇合同,写明黄剑的责任,以及辅导之后能达到的效果。只有这样他心里还能平衡点,掏钱时心里才会痛快些。

思前想后,秦明一拍大腿,终于从被窝里爬起来了。

哈哈哈,票子时间早,饭都没吃好。和老婆包场,爽得很!真的太可爱了剑剑,演技在线而且许黄线好嗑爆!真爱没错了!
🌸另外,有谁和我一样,边看边拍边记梗。。。哈哈哈哈好忙碌🤣🤣🤣
水仙好冷,希望走过路过的大佬们一起来添油加醋,哦不对,是添砖加瓦🤣🤣🤣

【zry48水仙乱炖】秦爸爸的糟心日常(七十二)

🌸那啥,这章就是过渡哈哈哈
🌸一定会写黄剑小哥哥!待我陪老婆观影归来!
🌸最近老婆@晴天小昀朵 忙,可心疼了,祝明天一切顺利!然后带你出去浪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七十二、

春雨绵绵,料峭刺骨。

闹钟响了许久,秦明才艰难地睁开眼睛,薄被子里的身体缩成一团。

四点钟,要起来准备晚饭了。

好不容易的半日倒休,回家只想补个觉。他慵懒地侧躺在床上扒拉手机。

打开设置成不提示消息的微信,下面左二位置多了个“1”,点进去,一串英文名字,底下验证信息显示:刘佳敏。

秦明冷眼看着这名字,忽然生出些莫名的自信,他翘翘嘴角,先点开头像,端详了半天,女孩儿虽然长了一张网红脸,但还算灵秀。下面是个性签名——那些原子经过一百四十亿年的路程,塑造了你我,让我们相遇。一股浓浓地学霸气场,充满压迫感。

秦明裹紧了被子,勇气战胜了油然生出的那点危机感,最后还是点了通过验证。

但是点了之后他又开始纠结后悔,这样做会不会被人当作猥琐大叔时,信息紧随其后。

“裴尚轩,你好!”

秦明这才意识到自己貌似忘记了那个误会。原来对方是把自己当作裴尚轩了。秦明二话不说,秒点删除。

确认删除之后,心脏突突直跳,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秦明看看自己手术刀图片的头像,和空无一字的签名,这才顿感安心。


晚饭时,秦明把饭菜端上桌,又把严甜安放在儿童座椅上。家里该回来吃饭的人,貌似少了一个。

“小姑呢?”秦明看着桌上依旧空着的那副碗筷。

顾婷一连几天不在,家里倒是清净。

周卫国叹了口气:“又去跟王狐狸约会了呗。唉……好好一姑娘,为这么个人守了一辈子……可怜。”

方天翼狼吞虎咽,将碗里的饭吃光,他抹抹嘴:“可不是!王文渊太祸害人!”

“说多少次吃慢点,噎死你啊!”周卫国又给方天翼盛了碗汤送过去。

方天翼嘿嘿一笑,冲周卫国挑了挑眉,边逗弄他边喝汤。

“王爷爷不是结婚了吗?”风天逸撇撇嘴,“还这么不检点。”

“可不是,都是你方爷爷带出来的兵,一个德行,就会沾花惹草。”周卫国显然并不想错过这个话题。

方天翼不甘示弱:“老周,这就不对了。明明是那些花草自己投怀送抱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哟~你方军长走到哪都能迷倒一片片的花花草草。”

“瞧你酸的,说顾婷呢,怎么又把我扯进来?”

……

饭桌上人本就不多,这下子更尴尬了。

秦明总是习惯喂了严甜再去吃饭。他深呼吸之后,哄着坐在餐椅上的甜甜吃了一口米糊。

听方周二人吵得不可开交的,秦明忍了半天,终于忍得太阳穴突突直跳,他刚要开口,门铃响了。

风天逸应声开门,随即惊呼:“小姑奶奶!”

方天翼立马闭了嘴,跑过去。

顾婷浑身酒气,脸上表情诡异——那是一种说不清的似笑非笑。

“婷婷……”方天翼扶着顾婷的肩膀。

“哥,还有酒吗?”

“有。”

“陪我喝。”

“好。”方天翼拉着顾婷坐在饭桌旁,“哥陪你喝痛快了,咱不想他了行吗?”

顾婷晃了晃手里的空酒杯:“酒。”

秦明抢过方天翼的杯子:“小姑,我老爸身体不好,我陪你喝吧。”把严甜交到唐山海手里,打发方天翼和周卫国回屋休息。

“不行!你个小毛孩子喝个屁……”顾婷撑着头,醉眼乜斜。

秦明摸了摸自己的脸——呃,小毛孩子……他示意周卫国带方天翼离开。

周卫国忽然委屈巴巴地看着秦明:“儿子……”

“没事,爸你放心吧。”

方天翼摆摆手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“是啊,儿子,就让老方喝吧……你小姑以前喝倒过一个排的人,你想想你自己那点酒量。”

顾婷直勾勾地看向那三个人:“有完没完。”

“小霍!来,送爷爷回房间。”秦明拿了两瓶红酒,坐回桌边。

霍去病也知道劝不动,只得听话,临走还不忘小声叮嘱:“爸,悠着点,漏点酒。”

餐厅只剩秦明和顾婷两人。

顾婷把红酒推到一边:“这也叫酒?我要烧刀子!二锅头!高粱酒!”

秦明从酒柜里拿了瓶方天翼藏的黑方,放在桌上:“小姑,喝这个吧。”

顾婷打开盖子,还没等秦明倒酒,举瓶便喝。一口气,喝去一大截:“这是我哥的最爱!”话音刚落,旋即失声哭道,“也是他的最爱……”

秦明沉默,眼前的女人风韵犹在,眉目顾盼间流连着年轻时就透出的张扬与妩媚,似清冽的烈酒,微凉却烧的人难受。然而这女人单身了一辈子,世上还有这样痴情的人。

秦明倒酒,举杯,一饮而尽。他不多言语,只是陪着。儿时,记忆中没少见过方天翼陪顾婷喝闷酒的情形。那时候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,只记得小姑也似眼前般泪水潸然。

“小明……”

秦明看着顾婷染过颜色的发顶,钻出的那一小层刺眼的白,“您说,听着呢。”

“你说人这辈子错过了,是不是就不会再有了……”

“也许吧。”

顾婷咯咯笑起来:“和你说这些,就是对牛弹琴……你又没爱过谁……”

秦明脸上的表情有些发僵,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顾婷那种得不到的痛苦。

从萌生爱意到最终得到爱,这期间过程太过艰辛。

而顾婷,却永远也不可能再得到。

“孑然一身……小明……我把你当亲儿子。”顾婷说着,又伤心起来,“虽然你小时候……我总吓唬你……”

秦明喉头堵的难受,一仰头喝光杯子里的酒,他红着眼圈:“我都知道,小姑。”

“婚礼一结束,我就回去……”顾婷从旁边的手包里拿出一张卡,拍在桌子上,“给你……婚礼应该够用了。”

秦明也没推脱,面上平静如常,心里却美得要命。为了林恒大婚自己真是大出血了,顾婷这一贴补自己轻松不少。

“小姑……”秦明推推趴在桌上的顾婷,毫无反应。

不是能喝倒一个排吗?

秦明如是想着,十分感慨借酒浇愁愁更愁这句话。

把顾婷扶到客房休息,秦明拿出一直在口袋里震动的手机。

“喂?”

“老爸……”

“今天不是有晚自习吗?”

“是啊!我是想通知你,老师说……明天下午六点开个家长会。”

“家长会?”

“嗯……就是……呃……”

“那小霍我就一起开了吧。”

“爸……那个,没有小霍,是部分同学家长会。”

秦明冷哼一声:“懂了。”说完,挂掉电话。

唉,裴尚轩什么都好,就是学习太不争气。赵玉林好歹还混个大学上上,但是裴尚轩简直是学渣中的战斗机,尤其是物理和英语两科,渣到亲爸都不认。

秦明暗下决心,在刘佳敏倒贴要求辅导裴尚轩之前,一定要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课外辅导老师。

《秦爸》里想写黄剑学长给老秦家的娃儿们当家教辅导功课。。。。尤其是小裴。。。可好?

【zry48水仙乱炖】秦爸爸的糟心日常(七十一)

🌸不枉费憋这么多天,一看字数爆了🤣
🌸轩明这个小段结束,下面想看哪对有点梗的小天使吗?
🌸最后,文末有彩蛋~谢谢看文😘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七十一、

秦明刚一出大门口,裴尚轩的小车就迎了上来:“去开车吧,我等你。今天还是我追你。”说完,抛了个媚眼。还想凑过去占个便宜,秦明却往旁边一闪,躲开了。

只要裴尚轩放学后不踢球,一定会到秦明单位门口等他下班,跟他一起回家。

秦明开车,裴尚轩骑着他那辆山地车在自行车道平行地追。为了时时照看到裴尚轩,难得秦明车速并不快,何止不快,基本没什么速度。偶尔等个红灯,两人还会隔着车窗或者从车外后视镜对视一阵。

那种感觉勾得人心痒痒,用裴尚轩的话来说——刺激得堪比偷情。

“车放后备箱,你上来,跟我走。”秦明慢条斯理地把风衣穿好,却始终不抬头看裴尚轩一眼。一反常态,语气还夹带着冰碴。


北海道之行,两人基本确定关系后,裴尚轩一直自认摸得准秦明的脾气。但是今天,那人的确反常。

“为什么啊?”

“哪有这么多为什么,不上来就自己滚回家去。”

裴尚轩也不再多嘴,反正坐车也好,可以直接问个明白。推车绕到后面,把车往后备箱一塞,阖上门还露个车尾巴。

一路上,秦明的脸拉的比鞋拔子还长,话也不说一句。

“怎么了啊?”裴尚轩摸上秦明握着方向盘的手。

“嘶——”把手抽出去,秦明不打算吃这一套。

“到底怎么了,我憋不住话啊……”裴尚轩嘟着嘴巴,撅到秦明眼前。

“刘佳敏。”秦明干脆开门见山,并不避讳什么。与其惹裴尚轩猜忌,不如直白些,自己的确没那个陪他磨叽的功夫。

“啊?什么玩意儿?”裴尚轩皱着鼻子,一脸懵逼。没听清秦明说的什么,好像是一个听起来有些耳熟的名字。

秦明冷哼一声,表面上胜券在握,声势咄咄,好似抓到了什么把柄,其实内心里正在搜肠刮肚地想接下来如何应对。

虽然感情经历几乎为零,但从小就不缺乏追求者。早也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如今跟裴尚轩在一起,自己的确要调整心态,学会与人相处。

但是心中烧起一团火,那感受与眼睁睁看着唐山海和林恒被人抢走不同。

那团火不息,心意难平,甚至恨不得扯着裴尚轩让他说个清楚,刘佳敏究竟是谁,两个人发展到什么程度。

此时此刻,秦明能体会到周卫国为何一见王文渊就咬牙切齿,阴阳怪气,这种感受大同小异吧。

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对对方的懊恼,对感情的失落与不信任,对自己的失望以及期待对方如何反应。

裴尚轩等秦明接着说,过了好久那人也没再张嘴的意思,他可是憋不住话:“到底怎么了?你刚说谁?”

秦明猛踩油门,车子蹿出去老远:“还有三个多月就高考了,我看你还是那么心不在焉的。”

裴尚轩对秦明跳跃式的对话有些费解:“我正在努力啊!”

“那还有两科不及格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还知道你交了女朋友。”

果然开车多少会分心,秦明脱口而出之后,瞬间就后悔了。
裴尚轩坐直身子,一下子了解到某人反常的原因。

这是赤裸裸的吃醋吧?吃醋代表很在乎自己吧?他心底暗喜,但是忍不住又想作死地逗一逗。

“万人迷没办法啊,我在学校太受欢迎……要不然我退学得了。”

秦明一个急转弯,吓得后面一条车道的车都急忙按喇叭。他却面不改色心不跳,直接把车拉到120迈。

一晃神的功夫,到家了。

车子急刹停稳,秦明悠悠瞧着裴尚轩问道:“怎么没话了?”

裴尚轩捂着嘴巴,摆了摆手,拉开车门,冲到门口垃圾箱“哇哇”狂吐起来。

秦明不慌不忙走过去,拍拍裴尚轩的背,递过一张纸巾:“这毛病打小就有,怎么就好不了呢?”

裴尚轩靠着垃圾桶,一屁股坐在地上,脸色蜡黄:“够狠……是不是亲生的……”一句话没说完,又挣扎站起来,扒着垃圾桶,“就你这个开法……不吐才怪……呕”

裴尚轩见秦明一脸暗爽,也不示弱。他跑回去拉开车门,坐了回去。

“你干嘛?!”

“吐你车里啊……呕”裴尚轩作势又要吐。

这回,轮到秦明急眼了要把人拉下来。

正巧,霍去病也骑着电动车到了家门口。

自打裴尚轩跟家里人单方面宣布和秦明的关系之后,就不允许他做电灯泡跟着蹭车上下学了。霍去病也有志气,拿了风天逸的积蓄咬牙买了一辆三手电动车,还给爱车起了个名儿叫小七七。

霍去病迎面正撞见秦明一脸怨气,拉扯裴尚轩,而裴尚轩捂着嘴巴,做呕吐状,脸色也不太好。他忽然脑洞一开,预感到一些不好的事情,赶紧推车过去:“爸,不是说好了先不给我们添弟弟妹妹吗?这么快……”

“滚!”秦明和裴尚轩异口同声。裴尚轩撑着身子坐起来:“小霍,你瞎啊!我们俩在一起能轮到我怀孕?”

秦明一咬牙直接把裴尚轩拽下车,扔到一边,锁好车头也不回地红着脸进了屋。

霍去病也选择明哲保身,再不多嘴,只是推着车绕到屋后锁车去了。


家里会做饭的人只有方天翼,秦明,林恒和赵玉林。方天翼现在处于被高度保护的状态,林恒又被秦明勒令回家认真筹备婚礼,而赵玉林需要照顾何安宁。所以每天,一大家子都张着嘴等秦明回家。

准备好食材,秦明像往常一样在厨房忙碌。

“干嘛来了?”秦明切菜手法依旧娴熟,他瞥了一眼溜进厨房的人。

“来帮忙啊,心疼你这么累。”

“duang”一声,秦明把菜刀拍在案板上,冷声道:“哪敢让万人迷打下手啊。”

“噫——吃醋啊?还没完没了了?”裴尚轩把菜刀捡起来,“帮你切菜吧。”

说罢,摆好架势,手起刀落。

刚刚洗净的菠菜柔软顺溜,裴尚轩切得也是有模有样。

秦明只是站在一边,由着裴尚轩,却不与他交流。

但自打一进门,两人的气场已经严重影响了家庭和谐,厨房拉门外总有人探头探脑,尤其以方天翼最甚。

秦明拉开门:“都有事么?厨房重地,闲人免看!”他追了几步,叫住背着手,装模作样瞎溜达的方天翼,“老爸你没事回屋陪甜甜看动画片吧。”

“我有事啊,怎么没事?”方天翼一脸严肃,指了指厨房里面,“你爸饿了,让我来看看……饭好没好。”

秦明马上会意了:“没好,也好不了。”

再回来,厨房里没了叮叮当当声,裴尚轩也不见了,刚要重新拿起刀,却见案板上零星几点血迹。

秦明的心开始动摇,他疾步上楼推开裴尚轩虚掩的房门。

裴尚轩的头和上半身埋在被子里,屁股和脚丫撅在外面,如同受惊的鸵鸟一般。

秦明干咳两声,没反应。

“伤到哪里了?”

……

“再不说话,我就走了。”秦明退了两步,正要出门。

“那个刘佳敏我根本不熟,他是隔壁班的女魔头。学校广播室的主持人,戏精一枚,我一点也不喜欢她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嗯是什么意思?”裴尚轩拉过秦明,用被子将他裹住,“我只爱你,你知道的。”

秦明也不挣脱,唇与唇之间只有差不多两厘米:“伤到哪了?”

裴尚轩拉着秦明的手放在心口上:“这!”

被捂着的心口,有力的跳动,裹紧的被子里,因为秦明还穿着围裙而满是葱花味。

裴尚轩刚要吻上去,秦明反手抓住他的左手,中指第一个指关节被齐齐切下一块肉皮,鲜血已经渐渐凝固在关节上。

“别动!”

秦明把裴尚轩拉到自己房间,洗手,包扎:“现在不疼了吧?”

裴尚轩看着秦明细致认真的包扎之后,还做了个可爱的小细节,已经没出息的热泪盈眶了:“不疼了,谢谢……”说完,紧紧抱住秦明。

听到裴尚轩的谢谢,秦明也翘了嘴角,任由裴尚轩搂在怀里。也许……自己过于敏感了。

裴尚轩的爱,简单的如同过家家,但自己意外的很受用。


晚饭时,裴尚轩殷勤备至,不停地给秦明布菜。而秦明也坦然接受,两人与下午刚刚回家时的情形截然不同。

“对了,小裴!”霍去病把脸从饭碗里抬起来,“隔壁班有个女生说是学生社团活动想请你去帮个忙,找我要了个电话。”

“刘佳敏?”裴尚轩脱口而出。

“对对对!就是她。”

“给她了?”

“给了啊!她还说要给你们足球队成立个拉拉队什么的。”霍去病边吃边说,“就那种比较劲爆的。”

风天逸从霍去病碗里加走块肉:“哟~有多劲爆啊?看你哈喇子老长。”

“哪有啊?我可是正经人。”

裴尚轩眼看话题要跑远,马上拉回来:“你看看你留的电话对吗?”

霍去病拿起手机:“对啊,那还能有……错……呃”他尴尬一笑。

裴尚轩冲秦明飞了个眼,然后冲霍去病竖起一根中指,上面还裹了一个画着笑脸的创可贴。



彩蛋时间:

夜深了,家里难得消停的时刻。

秦明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虽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,但他仍对自己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很不满意。

他咬着被角埋怨自己太小气了,会不会惹裴尚轩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之类。

他实在煎熬,拿起手机打开知乎,床头灯下,秦明认真做笔记:

怎样跟比自己小的男友相处……

找个比自己小的男友是怎样的体验……

吃醋是什么感觉……

即将和男朋友同居,应该做好哪些准备……

秦明揉揉发酸的眼睛……唉,自己都搜了些什么鬼。

但不论怎样,对于秦明来讲,这又是一个春风沉醉,努力学习的夜晚……

那些年,我爱霹雳,追了不少同人。有一篇很是特别。
不论何时,有些情结永远都忘不了……偶然翻出当初赖尔太太送我的《满江红》排版。
依旧由衷爱着这位有思想不一般的太太,当然她现在已经是一位畅销书作家了。正是这本书让我对那段历史刻骨铭心,每次看都哭得不能自已。
家国情怀,同人也要写出这样的境界!
虽然同样不是热文,却让我一辈子忘不了,赖尔太太对我的影响最为深刻。
为太太写长评,感动于太太带来那个年代的感动。我是感恩的。

2008年,老三班的战士们终于能喝一回齐心酒了……祭奠🙏